News 学会年会
学会年会 News

埃里克·马斯金:病毒检测试剂盒市场需要干预,政府是最好人选

日期: 2020-10-10
浏览次数: 3

埃里克·马斯金:病毒检测试剂盒市场需要干预,政府是最好人选

        大家好,非常荣幸参加第二届SAGE年会。我今天讲的话题恰逢其时,和疫情有关,也契合本次“政府与经济”的会议主题。报告的标题是“疫情下的机制设计”。


  大家对通常情况下竞争性市场如何运作都很清楚。假设某个商品有许多消费者和生产者。如果每个消费者i购买数量xi的商品获得收益bi (xi),每个生产者生产数量yj的商品的成本是cj (yj),那么该商品的净社会收益等于总收益减去总成本。为了使经济结果达到社会最优,净收益需要最大化,即总收益减去总成本最大化,但还需要考虑可行性约束。可行性意味着总消费需要等于总供给。实现最大化需要一系列因素正常运行。总生产要正常,还要确保每个生产者j的生产正常。还需要每个消费者i的消费正常。这似乎听起来很复杂,但竞争性市场通过简单的工具—价格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假设p是该商品的价格。每个消费者希望将其消费xi的收益减去价格最大化。这意味着其最大化的一阶条件是该价格等于边际收益。同样,每个生产者希望净利润最大化,净利润是卖掉一定数量yj的收入减去生产yj的成本,其一阶条件是价格等于边际成本。最终市场呈现的是受约束的最大化,这实现了净收益最大化,即在考虑可行性的情况下总收益减去总成本的最大化。


  这个结论虽然简单却很有力,意味着在很多情况下仅靠市场就可以实现资源配置。但假设我们遇到了大流行病,出现了没有市场的商品,因为这些商品之前还不存在。譬如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一年前还没有新冠病毒呢。因此疫情出现时,试剂盒还没有市场。此外,流行病中最重要的部分商品是公共商品,是为造福社会而创造的,而不仅仅是为个人消费者创造的。因此,如果让消费者在普通市场上购买试剂盒,他们的购买量可能会不足,因为他们不会考虑到自己检测的同时,也在给社会其他人带来好处。显然,试剂盒市场需要干预,而政府是最好的干预人选。


  政府首先需要刺激生产,确保试剂盒生产数量合适,然后需要让消费者能用到这些试剂盒。那么政府应该如何保证生产呢?方法一是政府可以直接命令公司生产一定数量的试剂盒。但问题在于政府不知道公司的生产成本是多少。如果提出一个任意数字,比如10万个试剂盒,政府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否有意义,可能还有其他公司能以更低的成本生产这些试剂盒。另一种方法是政府可以直接确定购买试剂盒的价格,让公司决定生产数量。但是同样地,如果政府不了解公司的成本函数,也就不知道该如何定价、公司会生产多少。可能定价太高或太低。所以政府面对的是严重的信息问题。但是,在这里我们可以明智地运用机制设计来解决这一难题。我要提出的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机制的变体,政府可以用维克里-克拉克-格罗夫斯机制计算出试剂盒的最佳生产数量。首先,政府必须决定生产yj的总收益是多少。接着如我刚开始展示的模型,政府会关注总收益减去总成本的最大化。换而言之,政府希望净收益最大化。


  但问题是政府不了解成本是多少,虽然生产者知道成本,但政府不知道。那么政府应该做什么呢?政府可以让每家公司上报其成本函数。我所说的上报成本函数,也可能包括那些从未生产过试剂盒的公司。政府可以提前通知,任何想要生产试剂盒的公司,只要愿意上报成本函数,都欢迎加入。政府拿到所有这些报告后,接着就可以算出每个公司的生产水平,使总净收益最大化,然后告诉每个公司k,应该生产y k*。政府如何让公司k报告其真实成本函数显然是这项工作的关键,因为政府希望最大化真正的净收益。因此,政府需要让k公司报告其真实成本函数。事实证明,有种简单的方式确实可以使公司报告其真实成本函数,是这样的。


  假设政府向k公司支付了图中表达式的金额。此表达式有两个部分。第一部分的第一项对应所有已完成生产的总收益。第二项是减去所有其他公司的成本,因此k公司不包含在内。第二个部分是在假定k公司根本不存在的情况下归社会所有的净收益。因此,让我们想象一下,政府进行了这种最大化,并将k公司排除在外。那么,前两项减去括号内两项就是k公司的存在对社会收益的边际效应。前两项是k公司存在时的社会所得,括号中的两项就是k公司不存在时的社会所得。向k公司支付的是差额。我认为这实际上将促使k公司报告其真实成本函数。然后,在完成所有生产之后,政府可以把检测试剂盒免费分发,或以低价卖给国民。记住检测试剂盒是公共产品,因此,重要的是让尽可能多的公民使用检测试剂盒。所以政府非常愿意并且应该愿意补贴检测试剂盒的成本,最多会收取一个较为低廉的价格。现在,我要展示的最后一件事是为什么如果k公司拿了表达式中的这笔钱,就会报告其真实的成本函数。秘密在于,这个括号内的部分完全不依赖于k公司的报告。因此,该括号项根本不会影响k公司。


  此外,如果我们看一下表达式的前两项,那是除去k 公司自身成本外的社会净收益。因此,如果我们将净收益减去k公司实际需要支付的费用,也就是其真实成本,那么我们就实现了社会净收益最大化。注意,如果k公司要使社会净收益最大化,就要使用其真实成本,因为其报告中的真实成本将使社会净收益最大化, 这就是论证的全部。


  这里包含着机制设计的一个关键思想,就是让公司或消费者等私有部门以对社会负责的方式行事,从而最大化社会目标。这只需要给他们一个像社会目标的目标函数。这是赋予k公司的社会目标,因此自然而然地,k公司在最大化自身利润的同时,将最大程度地提高社会福利。这是本可以使用的方法。可悲的是,美国在疫情大流行中并没有使用这种方法。我很遗憾地说,美国政府对疫情大流行的反应相当不好,非常糟糕。如此糟糕的一个原因是政府无视刚刚我所说的这些。


  但未来还会有其他紧急情况。在未来的紧急情况下,我希望有人能记住机制设计。机制设计在类似情况下可能会非常有用。


The Society for the Analysis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
Copyright ©2019 - 2024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