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学会年会
学会年会 News

扬·什韦纳尔:欧洲央行零、负利率导致无法用降低利率刺激经济

日期: 2020-10-10
浏览次数: 3

扬·什韦纳尔:欧洲央行零、负利率导致无法用降低利率刺激经济

        大家早上好,很高兴参加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学会的线上研讨会。首先我想祝贺李稻葵教授成功发起这一国际学会。我很荣幸成为该学会的创始成员,也非常高兴看到学会的发展。


  接下来,我会谈到政府为应对当前的经济衰退而出台的政策,重点谈谈美国和欧盟。众所周知,美国和欧盟占全球GDP总量的45%,再加上中国,就是全球最大的经济团体了。所以这三个经济体非常重要,你们显然已经很了解中国了。所以我要补充谈谈欧盟和美国。无论是欧盟和美国之间,还是欧盟各国和美国各州之间,实施的政策都有许多相似点和不同点。我试着从这些角度阐述。


  首先,欧盟和美国长久以来都采取了不同的方式实施经济政策。12年前的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采取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而欧洲的改革相对缓慢。结果是美国恢复得更快,经济增长高于欧盟平均增长率。这可以作为当下形势的背景参考。现今,在2020年年初,世界经济受到新冠病毒的巨大冲击。不同地区对于病毒的承认时间和反应程度截然不同。譬如,美国纽约较晚承认病毒,之后经历了一段艰难的调整期。同样,欧洲意大利也比其他地区的疫情更为严重。从一开始我们就需要认识到这个多样性,这很重要。疫情席卷之后,全球GDP断崖式下跌,实际上,很多情况是在现代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如果看前两个季度的经济数据,绝大多数国家经历了经济衰退,GDP降幅达到8%-12%,还有些国家更严重。美国和欧盟分别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措施,直到最近才有较为协调一致的行动。重要的是要认识到,疫情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导致了更大规模的政府干预,央行创造了流动性。因此,央行开始购买政府债券,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债券,而债务的攀升也伴随着低利率甚至零利率或负利率。


  因此,随着政府债务的大量攀升,央行逐渐成为政府债务的管理人。现在,美国和欧盟的央行还在购买企业债券,这是非同寻常的新现象。本质上,他们开始向私营企业伸出援手。这样的话,商业银行发挥的作用就小了,因为政府介入了。我们所看到的是央行和影子银行发挥了重要作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央行正在以最后贷款人的身份成为资本市场的做市商,对吧?


  最后,我们在研究政府政策时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低通胀。低通胀已经维持了差不多几十年了。因此低通胀和导致这场经济衰退的冲击并不相关,但是它让我们正在以及将要讨论的政策切实可行,所以很重要。


  接下来我简要地谈谈美国和欧盟,然后做个总结,接着我们可以讨论。美国经济下挫,预计今年经济将下降6%-7%,希望在下半年经济有所恢复。美国经济中很重要的一个指标是失业率,可以显示本次经济衰退的规模,因为公司裁员的可能性很大。失业率一度升到最高点15%,在年底前仍有可能维持在高个位数。国会和白宫联合推出了财政扩张计划,仍有需要推出新一轮刺激方案,但目前尚未通过。公司得到了流动性贷款方面的支持。企业还获得了就业补贴,这在美国是不常见的,但现在已成事实。失业工人得到了救济。普通的失业救济金增加了一倍多。就业补助金从每周450美元的增加到1050美元,这是帮助工人在经济衰退期间维持生计并能够找到新工作的主要临时措施。所以,这也凸显了此次影响的范围是前所未有的。虽然第一个方案很宏大,并得到了跨党派的支持。正如我提到的,第二个方案还没有达成一致。国会也正在广泛地讨论,确定方案内容及规模。在这方面,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之间的分歧很大,还没有达成一致。但所有人都同意,为了重启经济,亟需政府进一步干预。让经济走上正轨。


  接着我想谈谈联邦储备银行,因为它的作用一直至关重要。过去它有着正利率,但现在基本上降到了零。正如我所提到的,市场流动性充足,央行购买了公司、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债券。顺便说一句,实际上,这些流动性资金进入了股票市场。股票市场在暂时下跌之后,又逐渐回升了。因此,尽管实体经济下滑,但实际上股市市值相对较高。这是因为联邦储备银行提供了足够的流动性,并且其中一部分进入了股市。最近,美联储宣布了所谓的鸽派政策,这是一项新的长期战略,其重点是刺激就业。美联储的任务是既关注价格稳定,也关注创造就业和经济增长。美联储一直在发出的信号是,它不太担心通胀。为了刺激就业,允许短期通胀作为代价。因此,举例来说,在出现通胀压力时,为了经济增长和就业增加,不会像通常那样提高利率。


  现在,欧洲国家在国家层面上做了更多的工作。主要有国家层面的政府政策,比如德国、法国等等。因此,这当然会导致政策多样化。我们还看到,所有国家都采用大规模的财政扩张方式刺激经济。但大多数国家的财政扩张规模都比美国小。所以它更为有限。措施的重点是防止失业率迅速上升。所以,欧洲一直强调控制失业率的快速上升。


  事实上,在大多数欧洲国家,失业率没有像美国那样大幅上升。它们采取措施,通过补贴企业来维持工人的工资,因此工人可能尽管没有充分就业。但是他们至少仍然留在公司。所以公司依然保持对工人的雇佣,这样在经济好转的时候,公司可以充分利用已有的人力资源。不会存在试图雇佣工人却找不到合适工人的问题,所以这种措施是相对成功的。实际上有迹象表明,这种体系可以更广泛地运用到其他国家。到目前为止,这种体系已经普遍地运用到德国和奥地利。也许会运用到其他国家。


  2020年7月发生了一个重大变化。几个月前,在欧洲,欧盟领导人同意通过建立复苏基金,为整个欧盟提供一个应对危机的方法。这一计划是由欧洲大陆的两位主要领导人,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推动的。他们一致认为,需要一个共同的欧盟债务工具。欧洲联盟作为一个整体,而不是单个国家,主要以补助金的形式,将借贷并提供资金来刺激单个经济体的发展。而大部分资金将首先流向意大利和西班牙等位于南欧的较弱的经济体。所以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历史性的变化。将导致欧洲更大程度的联邦化,让这个地区执行共同政策。现在,涵盖了欧洲所有使用欧元国家的欧洲央行, 也采用了和美联储类似、但更为有限的政策措施。


  这体现在以下方面:


  近些年来欧洲央行从未有过正利率。它已经达到了零利率。有的利率甚至为负。所以它没有降低利率来刺激经济的空间。但它当然已经开始大举买入债券,包括政府债务和各个机构和企业债券。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和美联储的方法类似,但是没有我们在美国看到的那么显著。


  现在有一个关于三个国家的非常有趣的例子,它们是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瑞典、挪威和丹麦。这三个国家在许多方面非常相似,但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采取了不同的政策。瑞典保持相对开放,决定冒险不停止经济活动,希望在保持开放的情况下减小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挪威和丹麦则停掉了更多经济活动。丹麦停掉得最多,希望这样能够更好地防止疫情蔓延,即便是以经济下降为代价。


  但有趣的是,今年上半年这三个国家的GDP的下降比例非常相近。而瑞典的死亡率比其他两个国家高得多。这表明无论是采取封锁政策,还是保持相对开放, 两者对经济的影响都差不多。这是为什么呢?科学家们仍在试图弄清楚这一点。但当爆发流行病时,人们似乎会自行推迟购买,从而使经济活动开始停止。所以他们的需求下降了。公司也在推迟投资。还有些人因为自己或自己的孩子生病了所以无法去上班。因此,从本质上来说,即便政府没有进行封锁,经济活动也因疫情而停止。


  所以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我们实际上正在学习,在新冠疫情这样的危机下,政府政策是如何起效又如何失效的。


  我们再来谈谈另一个国家,数据显示其最近遭受重创。它就是西班牙。真的是重创。疫情将长期拖累西班牙的经济。这是意料之中的。西班牙央行预计,西班牙经济要出现明显复苏需要三年时间。因此西班牙将获得大力支持,但它同时也遭受了重创,本国政府政策和欧盟推行的一些政策都会缓解其受创程度,但这些政策还不足以让西班牙经济快速复苏。


  那么有哪些教训呢?在开始讨论之前我们还需要提出哪些问题呢?


  我认为我们提到的所有国家都受到了打击。他们受到了重创。但有些国家反应快些。有些国家采取的措施多些,有些少些。与欧洲相比,美国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力度更大。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2008年和2009年的重演,当时美国的反应也更强烈、更迅速。在欧盟,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减少疫情对工人的冲击。所以他们集中精力减缓失业率的增长。而美国则主要强调失业救济。工人们在失业时能够得到支持。当感染率很高时,我们看到人们和企业开始有效地停止经济活动。正如我们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瑞典、挪威和丹麦看到的那样。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企业还能在第二波疫情中生存下来吗?还会有第二波疫情吗?我们看到在一些国家已经出现了第二波疫情。企业能在没有政府支持的情况下挺过第二波疫情吗?如果不能,那么它们需要怎样的政府支持,政府会马上提供这种支持吗?所以这是一个重要的政策问题。


  另一个相关的问题是,负债累累的国家能承担更多债务吗?所有国家都通过扩张性政策增加了负债.其中许多国家已经负债累累。意大利已采取这种疫情应对政策,其债务占GDP的比重高达135%,这个数字非常高,并且一直在上升。


  所以这里有一个问题。他们能适应零利率吗?他们会把银行、中央银行的利率降到负数吗?这些是很重要的问题。当然,在所有这些问题中,人们担心的是政府公共政策的政治化,政治因素将变得颇为重要。


The Society for the Analysis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
Copyright ©2019 - 2024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