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学会年会
学会年会 News

斯特恩:单靠市场力量不足以应对碳中和“四大挑战”

日期: 2021-05-27
浏览次数: 8

斯特恩:单靠市场力量不足以应对碳中和“四大挑战”

        5月22日,第三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研讨会暨Journal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创刊仪式在北京举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IG帕特尔讲席教授、英国研究院研究员、全球经济和气候委员会联合主席尼古拉斯·斯特恩(Nicholas Stern)出席会议并作主旨演讲。


        斯特恩在演讲中指出,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为了实现碳中和,我们面临着“四大挑战”:首先为了实现净零排放,我们必须对发展有不同的理解。他强调,新的增长模式有四类资本:物质资本、人力资本、自然资本和社会资本,这四类资本都至关重要。为了实现净零排放,我们必须尽快调节系统,必须解决市场失灵方面的挑战。他表示,这并不是在环境和物质生活水平之间做权衡,而只是一种不同的方式,这种改变包括对上述的四类资本进行投资等;第二是认识到紧迫感。他表示,世界会在30到40年之间实现净零排放,但“我们必须要迅速行动”。他称当前我们面临“具有决定性的十年”,全世界的基础设施数量将在未来15到20年翻一番,而围绕基础设施的决策需要在未来几年内做出;第三,技术正在不断发展,但我们还不能做出完全准确的预测和判断,因此必须继续大力推动创新研发,“我们需要规划未来的需求,并为未来二三十年间我们的需求进行投资。”第四,要认识到新方式将会带来负面影响,比如从事煤矿相关工作的人不得不在短时间内换工作,一些商品比如空运等一段时间内价格会更高,使用化石燃料的汽车也会变得更贵,所以生产和消费方面都会出现“错配”。他强调,必须要思考如何公平地处理好这些错配。如果出现了严重的错配,人们会抗拒;如果人们得不到保障,整个向零净排目标转变的过程就会变慢。

 

  对于这四个挑战,他表示,单靠市场的力量不足以应对的。首先必须意识到市场力量的确非常重要。它影响着人们做出决策的动机、投资动机、企业家精神和发明创造,因此市场将在整个过程的核心部分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仅靠市场的力量是行不通的,“经济学家需要认识到市场的力量,但也需要了解市场是如何失灵的”。他提出了几种类型的市场失灵:首先市场失灵与温室气体排放有关,这已经成为一种共识,而碳价格、碳税、碳市场等都是为了纠正这一外部因素。第二类市场失灵来自于研发,创意是非常重要的公共产品,正因如此,市场没有给予提出创意的人充分的激励,也就是没有为他的创意带来充分的回报。第三类市场失灵来自于资本市场,在许多情况下,资本市场无法有效地管理风险,许多人因此面临着风险,最终抑制了投资。第四种市场失灵是围绕着网络的市场失灵,我们做的很多事情都依赖于电网,没有公共政策,网络本身就无法运作。第五类市场失灵与污染、生物多样性和其他共同利益有关,他表示,全球每年约一千万人死亡原因与空气污染密切相关。“如果我们摆脱化石燃料,我们将受益匪浅;如果我们不采取公共行动,市场就无法根据我们的共同利益发出正确的信号。”因此他强调,市场虽然处于中心地位,但也有许多根本性的原因决定了它们无法自行运转。但领域内的许多经济学理论认为,只要给碳合适地定价,一切问题就都能解决了,市场会处理好所有事情。“但这是错误的。”他表示应该使用碳定价,但是“只使用碳定价就一劳永逸”的理论,不是好的经济学理论。

 

  政府应该怎么做?他提出两点:首先要从宏观上理解我们要实施的策略。我们的目标是实现零碳排放,政府要广泛理解这一战略,从宏观上指明方向,这会影响预期,然后投资和创新就会更加确定地进行。第二点是要看导致市场失灵的具体问题。从上述的市场失灵中,可以看出政府能做些什么。比如研发以及创新方面,政府应该与私人部门合作,引导更多的资源投入到技术改进和创新中来。比如资本市场方面,开发银行就是管理风险的一种方法。还有金融的很多方面,包括降低、管理、共担风险,政府也可以在这其中发挥作用。谈及网络方面。他详细列举电网的例子。他指出,在许多国家,电网这一领域的激励措施不够好。比如说英国,海上风力发电很先进,电网运行很好。但是得把电运送到岸上来,得有电站来管理这些电,要运送这些电,需要全国范围内使用高压直流电缆,这些问题非常复杂。他表示,“中国的能源结构一直以来都是重化石燃料,轻可再生能源。但是现在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得也很好。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但其电网结构仍然是一个障碍。”在欧洲,法国电力公司在国内处于强大的垄断地位。而西班牙的土地价值不高,是发展太阳能的绝佳场所。太阳能从西班牙出口到法国时,就会受阻于电网和电力系统在法国的运作。通过这些例子他强调,电网结构的运作是至关重要的。此外他建议,政府可以在商品的标签和信息方面采取强有力的行动。现在许多消费者希望了解商品的来源和碳排放量,政府可以着重这一点。他还强调了污染方面,政府必须采取强有力的行动。包括针对空气污染和车辆排放等的监管等。

 

  主持人提问,作为引领这个领域的经济学家,尤其是碳中和方面,你有具体的建议或想法来激励各种政府机构努力实现碳中和吗?对此他回答道,我们需要建立一个衡量体系,该体系有涵盖碳含量和碳轨迹的总体原则,并考虑到供应链。此外还应把城市考虑在内,因为大部分排放都是来自于城市中的活动,了解城市运作的方式也非常重要。他表示,短期、现在和未来的碳足迹图表,需要应用到经济的各个方面。政府和经济学领域的研究对碳中和问题特别重要吗?对于这个问题,他表示,在整个经济和经济运行中,政府职能是根本性的。经济发展和运行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人们面临的激励机制、总体前进的方向、政府广泛的战略途径以及金融体系的运作方式,这些都需要更加细致的经济学研究。激励机制、政府治理、金融、行为,所有这些都需要好的经济学,实际上更需要好的社会科学。

The Society for the Analysis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
Copyright ©2019 - 2024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