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学会年会
学会年会 News

马斯金: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可填补现有经济学研究空白

日期: 2021-05-22
浏览次数: 10

马斯金: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可填补现有经济学研究空白

        5月22日,第三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研讨会暨Journal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创刊仪式在北京举行。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佛大学亚当斯讲席教授,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学会联合主席埃里克·马斯金(Eric S. Maskin)出席会议并致辞。

 

  为什么应该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视作一个独立重要的研究领域?马斯金在致辞中指出,政府在所有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中至关重要,并且对这些经济体的市场表现和繁荣也至关重要,他表示,需要有一个新领域将政府和经济学结合起来。回顾18世纪亚当·斯密时期,当时政府在经济中发挥的作用相对较小, 今天所有经合组织国家中,在那时政府只参与其GDP的大约5%到20%,而今天有近60%的GDP都有政府参与,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和地位在过去150年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外他强调,观察就业、资产等其他方面,政府不仅在GDP中占比增大了,规模也扩展了。从19世纪开始,社会福利制度迅速发展,范围越来越广,包括向人们发放社保、提供退休金保障、提供国民健康体系等,同时政府也高度参与保护环境、提供基础设施、道路、互联网、公共教育等事项。政府职能还在市场监管等重要领域有所扩展,也即政府干预,这能确保市场正常运行,取得应有成果。为什么政府会如此迅速扩张?他表示,如果一个经济体或国家能够从较低的起点出发,成为一个较为发达的国家,这种情况下政府就至关重要。即使成为发达国家之后,政府的作用仍然很重要。因为现代经济活动非常复杂,政府必须参与其中。在许多发达国家,贫富差距飙升,政府解决日益加剧的不平等问题的作用是独一无二的,政府有能力采取各种举措。


        他举出了几条具体的例子,首先以19世纪下半叶的美国为例,19世纪中期,美国还不是世界上特别突出的经济体,但到了1900年,美国俨然已经成为经济上的超级大国,而这一定程度上归因于美国政府做出的许多贡献。首先,政府大笔投资基础设施,尤其是建设铁路。第二,积极推动教育发展,确保对于现代经济发展有足够的人力资本,比如建立公共学校。政府还非常鼓励创新,出台了专利法,保护创新成果不被剽窃,确保创新者能拿到合理的回报。此外政府还积极推动新产业的发展,他表示,当时,美国政府的通常做法是,通过征收高额的税收,保护新兴产业,以此避免在初创阶段面临竞争。政府还鼓励扩大和外国的贸易往来。相同的政府介入的模式也同样出现在德国,以及在19世纪下半叶的日本。另一个例子是韩国,20世纪50年代后韩国经济腾飞,政府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首先是明确了受到政府支持的特定产业领域,随后大力投入资源促进这些领域的发展,通过出口导向政策发展韩国经济,也就是政府支持的产业通过出口促进经济。他指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年均增长率远超10%,这与政府的参与有很大关系。政府帮助建立新的企业,参与了扩大和深化金融市场,他还表示:“中国成功的关键因素是愿意从已经成功的国家借鉴思路、技术。”通过几个例子,他表示自己的主要观点是,“经济的成功与政府的成功密切相关”。如果看一下国内生产总值与所谓的营商环境指数(该指数与政府的参与有很大关系),可以发现,做生意的便利程度,即政府在多大程度上促进了商业的便利,与人均GDP之间存在着很强的正相关关系。同时,根据世界银行的指标,政治稳定与GDP、监管质量和法治水平密切相关,这些都取决于政府。

 

  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关于政府与市场经济的新期刊?毕竟现有研究政府和市场之间联系的领域都有自己的期刊。对此他表示,这些领域有一些遗漏的东西。以公共经济学为例,该学科主要是研究政府为社会保障和公共产品筹集资金的税收问题。大多数公共经济学主要的研究观点在于,政府的工作是努力使社会福利最大化。因此,公共经济学的大部分研究都假设了一个良好的政府,政府只是努力最大化社会福利水平,政府参与经济的原因是存在着某种市场失灵。公共产品就是一个例子,公共产品不能通过私人市场提供,所以必须由政府提供。因为社会保障的需要或不平等问题存在,社会需要对收入进行二次分配。但公共经济学没有研究政府本身也可能有自己的职责。这个职责与最大社会福利有所不同。所以他认为,公共经济学的贡献很重要,但还不够完善。第二,是公共选择理论。他表示,这一理论的创始人有詹姆斯·布坎南和戈登·塔洛克。公共选择理论家们确实会研究政府和人民的问题。但是不像公共经济学家,他们很大程度上忽视了政府可能会对公共产品或者收入分配产生的影响。所以公共经济学和公共选择理论之间有需要填补的空间。然后他还提及产业组织理论,这一理论关注的是产业组织的行为。当然,政府在产业组织的运作中也会发挥作用。如果出现了不正当竞争的情况,比如行业出现了绝对垄断或者寡头垄断,政府就会介入,采取反垄断或者其他措施。或者如果市场上出现了严重的外部性问题,政府就要介入,用法律法规来纠正这些外部性问题。但是就像在公共经济学中一样,政府在产业组织的运作中,发挥的主要职能就是纠正市场失灵。还有政治经济领域,有时也叫做政治经济学。回顾19世纪,这个词在当时大致是经济学的代名词。但是到了20世纪初,经济学和政治学被分开研究,直到20世纪末,人们才又重新开始研究政治互动会如何影响经济表现。所以,当今的政治经济学还会研究选举、投票或者政治游说会如何影响现实经济。但是很少有人研究为什么政府要参与这么多的经济活动,就像19世纪美国,德国,日本那样。所以他认为,研究政府与经济是经济学中一个重要的空白领域。他表示,希望政府不仅仅像公共经济学理论中那样,只纠正市场失灵,而是能够参与到市场中,就像在历史中实际看到的一样。既然政府在几乎在每个市场经济中都至关重要,那么政府采取一些举措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什么促使政府采取了特定的行动,以及这对经济产生的影响是什么?这就是这个新领域的总体目标。例如,在产业组织中,政府如何影响进入市场和退出市场的进程。政府当然可以通过减税和补贴土地来鼓励入市。政府可以鼓励退市,也可以干预退市。他指出,软预算约束是科尔内提出的一个著名概念,指的是政府开始资助企业,将补充资金提供给企业维持运转,最后发现难以停止资助企业。“这就是政府过度干预有效退市的例子,这正是我们提出这一新领域的主题。”此外,在市场发展方面,如何更深入地理解为什么在19世纪时,美国、德国和日本政府必须深度参与经济发展。世界各国政府都愿意为宏观经济波动而调节商业周期,但它们的方法却截然不同。一些政府强调供给侧。例如,里根政府在20世纪80年代就强调供给,而其他人,又回归凯恩斯,更关注需求。如果处于经济衰退,可以试图刺激需求以走出衰退;一些经济学家如米尔顿·弗里德曼提倡的一种方法是,让政府在货币或金融领域刺激需求,而不是在财政领域刺激需求;美联储可以调整利率以管控宏观经济波动。他强调,我们显然需要下些功夫才能了解如何将三者结合,才可能或一定能取得最大的成功。他接连提出了几个问题:在世界许多国家中,不仅是私人机构,还有政府都拥有重要生产性资本,在每一个市场经济体中都是如此。为什么政府会拥有大量的生产性资本呢?政府以这种方式参与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政府拥有生产资本所有权的后果是什么?在美国为什么政府会失灵?为什么在过去一代人时间里,美国政府未能提供足够的基础设施,或者说,为什么曾经存在的基础设施居然如此严重地恶化?此外还有一个“给全世界的问题”:为什么我们未能采取行动保护环境,竟然允许气候变化继续发展并且恶化?他强调,这是政府的失灵,我们应当了解这是如何产生的。致辞最末他强调,要相信政府不仅在每一个现代经济体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还将继续发挥关键作用。而政府和经济之间的互动,需要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值得更广泛和更深入的关注,这也是创建新期刊的原因。他表示,“我个人非常期待看到这个新兴领域的发展。”

The Society for the Analysis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
Copyright ©2019 - 2024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